共享自行车的遐想


现在的淮南城乡街道上,到处可见共享自行车“淮小绿”的身影。昔日自行车作为家庭标配的“四大件”之一,经历数十年的沧桑轮回,如今重又大面积地回到寻常百姓身边,看起来似乎是转了个圈回到原点,但这其实是共享改革开放成果的一个象征,是建国70年来老百姓生活质量提升的一个新的标志,由此不得不令人遐想联翩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首先遐想起自己与自行车的亲近时空。说起来将近六十年了,大约10岁时我就会骑自行车了,但直到20多岁仍然没有过潇洒骑一回的机会。不是生活中不需要骑车,而是需要骑车但根本无车可骑,因为在物资匮乏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自行车几乎就是奢侈的象征,谁家有辆自行车,就会引来周边邻居们的赞叹羡慕。自己的老家在苏北一个小城市,所居住的那条小巷中,二十多户人家没有一辆自行车,人们走亲戚赶集市跑生活全靠两条腿。母亲的娘家在30多里外的乡下,如果有车骑也就个把小时的事,因为没车,如果要去的话,早晨天麻麻亮就得动身,傍午时分赶到,吃过午饭又得匆匆往回赶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接着遐想起成家时的局促。1975年底来淮南工作时,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。城市里的年轻人要成家必须具备“三转一响”,也就是自行车、手表、缝纫机这三转加上一响的收音机。当时爱人在市直机关工作,单位分配她一辆自行车用作上下班代步,那时候上下班可以报销公交车票,但分配了自行车就不能再享受这个福利。即便如此,当时的上班族们也是宁愿要自行车而甘愿放弃报销车票的机会。由此也省却了我必须置备的“三转”中的一转,这就大大减轻了负担。想知道当时这一转的代价吗?一个年轻人的八个月工资,还要加上挤破头都未必能争取到的自行车购货劵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还要遐想当年的自行车“品牌效应”。当时的自行车以永久、飞鸽两大品牌为主,甚至领导做属下思想工作也拿这说事,要你安心工作就让你做永久牌,批评你好高骛远就说你别想着飞鸽。按照车轮的直径,当时的自行车只有28寸和26寸两种,28骑起来厚重扎实,26骑起来轻便快捷。说起来26比较实用,骑行时也非常省力,但是28大杠却更招人喜爱,原因是这种车子某种程度上显示的是身份象征,就像现在汽车族中的劳斯莱斯、悍马……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又要遐想骑车赶时髦的事情。七十年代末期,改革开放的帷幕已经徐徐拉开,蓦然将突然发现街道上偶有一两辆的小轮自行车驰过。这种小轮车直径只有20寸,骑起来速度并不快,大车蹬一圈跑的距离足够它蹬两至三圈,但由于其艳丽的鲜红色彩,加之骑行者多半是优雅的窈窕淑女,因此它在自行车的车流中格外醒目,回头率也非常之高。当时妻妹正在读高中,缠着她姐姐非要一辆这样的小轮车,左打听右打听,才知道这车由地处八公山深山中的军工厂皖淮机械厂在试生产,但是产量很低,市场上根本见不到。后来蚌埠又有一家工厂试制成功,托蚌埠的朋友帮忙,才以一辆永久牌28大杠换来一辆红色小轮,虽然“吃亏”了,但吃亏换来了时髦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想着想着又想到这十来年。随着改革开放的步履越来越快,城市公共交通越来越发达,许多上班族放下自行车挤上了城市公交。同时由于老百姓的生活水平越来越好,生活质量越来越高,摩托车、小轿车、电动车逐次走上各领风骚的舞台,它们形成同盟,挤占的自行车生存空间越来越小,大约头十年前几乎到了销声匿迹的程度。我工作单位是淮南经开区,因为单位有交通车,上班既不用挤公交也不需骑单车,于是有十多年时间我也与自行车告别了。后来随着私家车保有量越来越多,城市道路也越来越拥堵,于是人们重新回味出自行车绿色环保的优越性,于是随着潮流我又重拾自行车往返于单位与家庭之间。说实话还真行,因为单位交通车在市区要绕几个弯,骑车竟然比交通车还要早一会到家。共享自行车出现以后就更方便了,连扛着自行车上楼的辛劳也被免却了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从遐想中又回到现实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五大发展理念,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核心命题。淮南市委市政府也在这方面做足了功夫,共享自行车的出现仅仅是其中一例,因为它不仅且是自行车,它还牵涉到环境保护,园林市政,绿道建设,交通管理,还有许多其它,这都是需要财政投入的,市委市政府做的好事老百姓也是知道的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小区周围分布着好几个共享自行车的网点,单位门口也有一个。每天清晨骑上淮小绿,迎着朝阳在清新中徜徉,洞山东路绿道,朝阳东路绿道呼呼而过,多么惬意的享受生活……愿我们大家都骑着淮小绿,在绿色环保中享受这幸福美丽的每一天每一年。(周强)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分享到:  新浪微博
版权所有 淮南网
皖ICP备07008621号